而不是以少数人的所谓“民意”和“诉求”为旨归

  

一、学生素养评价改革的全局性意义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教育事业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站在教育强国的角度来看,仍然存在不少短板,教育评价机制和方式的变革就是一块“硬骨头”。在现代教育体制机制中,教育评价是一个重要环节,甚至成为一个关键环节。由于它的“指挥棒”效用越来越刚化,其影响涉及教育事业的全系统、全过程。毫不夸张地说,评价方式的僵化与改革滞后已成为我国教育发展的一只“拦路虎”,以致成为了整个教育链条上的一个死结。这个死结如果不打开,不清除,几乎所有的改革创新都将流于形式,落于俗套。或者说所有的改革都将变相地成为一种折腾。评价改革事关我国教育的全局和大局,它的成功与否,关系到党的教育方针的贯彻执行,关系到全面素质教育的推进。不仅制约着教育教学方式和学习方式的变革,也直接制约着学生学习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的发挥;不仅关涉到广大青少年自信心、成就感的建立,也深远地影响着他们的身体发育和身心健康;不仅牵涉到广大教师工作热情和动力的激发,也关乎他们的专业发展和职业成长方式;不仅决定着我国高素质创新型人才的培养和选拔机制,也决定着全社会对现代化人才标准的认识导向和政策把握。总之,评价改革事关教育各个领域、各个方面、各个环节改革的进程和成败。习近平总书记最近亲自发声,提出了明确要求。中共中央、国务院又出台了《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深化新时代教育评价改革总体方案》,教育部等六部委也印发了《义务教育质量评价总体方案》。可以预见,一场新的教育评价改革将深入持久开展起来。

二、评价改革滞阻的主要社会背景

1、教育理论研究的脚步落后于经济社会发展的速度

新中国成立70多年来,我囯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飞速发展,尤其是改革开放40多年来,我囯的政治、经济、文化、军事和社会治理取得了令世界惊叹的发展成就,特别是我国的经济结构、科技水准、社会形态、生活水平、观念意识等等,都发生了深刻变化。但关于教育的研究水平总体上落后于经济社会发展的步伐。建国初期,我国教育基本上是学习和照搬苏联的模式。改革开放以后,主要是借鉴和吸收欧美国家的先进经验。虽然在引进吸收过程中,都有收益,也得到了发展,但并没有建立起自己的理论体系。没有像其它领域那样,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符合中国国情,适应中国经济社会快速变化需要的人才培养方式和科学评价体系。相反,一千多年前科举取仕的观念根深蒂固。至今,我们在教育理论上缺少重大研究成果,在实践上缺少重大创新突破。教育基础理论研究投入不足,以至没有形成教育理论学派或流派,没有产生世界一流的教育理论家、思想家。这种局面与世界第一大教育人口国的地位不相称,也与我囯建设教育强国的目标不相适应。

2、关于教育评价的认识和实践出现了偏离

从理论上来说,教育评价的原始初衷是检测、检验、评估学生的学习情况,为改进学习和教学提供有效依据。其目的主要是促进教学,促进学生发展,而不是区分学生的高低好坏,优劣等次。教育评价的选拨择优功能是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时派生出来的,即由于社会的进步和优秀人才选拔的需要,选拔性评价功能才得以逐步凸显。但即便如此,教育评价的激励功能、引导功能、鞭策功能、检验功能等仍然是评价的主要功能。选拔性功能是一种次生性功能,它并不是教育的根本目的。在我们现行的教育评价实践中,出现了两个明显的偏离现象。一是把丰富生动的教育评价活动简单地理解为卷面考试,谈到评价就是笔加纸的考试,而且这种单一的考试成了衡量教育质量的唯一形式。二是把考试分数当作鉴别学习好坏和选拔人才的唯一标准,“唯分数论”实际上已成为全社会的普遍价值认同。其本质是颠倒了选拔择优性功能与检测发展性功能的价值,甚至检测发展性功能被选拔择优性所取代。这种舍本求末,本末倒置价值的取向,已经全方位地植根于教育的各个阶段、各个环节,以致于不能自拔。可以认为,教育评价价值偏离现象愈演愈烈的趋向,把教育逼上了一条“一切为了考试”、“一切为了分数”、“一切为了争名校”的绝路。评价方式的僵化与评价功能的异化,是当前教育亟待突破和解决的问题。

当人类进入21世纪智能时代以后,当中国走进新的历史时期之后,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强国梦,教育必须以“全球胜任力”为目标,以培养创新型人才和国际型人才为己任。我们是否可以把人类的能力和素养分为高级和初级两大类,如创新思维、创造能力、审辨能力、合作沟通能力、德行操守、审美鉴赏能力、领导力等,属于高级能力,它应该视为未来教育的重要使命。诸于识字、阅读、计算、记忆、背诵等可以用书面考试来检测的知识,属于初级能力,应该视为教育的基本任务。对于人类的高级能力和素养,如何培养,如何发展,如何评价,如何鉴别,现在看来,我们似乎束手无策。

3、对社会教育观念意识的引导,缺乏充分认识和有效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