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美对中国轮胎业挥动双反大棒 对中国企业是场灾难

  该来的总要来,美国一年前向中国轮胎出口企业挥动的贸易保护大棒,终于落下来了。

  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于美国时间2015年7月14日上午11点针对原产于中国的乘用车和轻型卡车轮胎反倾销反补贴调查损害终裁投票表决。投票结果显示,6名委员以3:3的投票结果裁定中国输美产品对美国内产业造成实质性损害。

  界面新闻记者在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官网一份投票结果之后的简短声明中看到,该委员会称“赞成美商务部关于关税的评估”,也即支持美商务部对华轮胎实施“双反”制裁。这样,在平票的情况下,美国仍然裁定了“中国输美产品对美国内产业造成实质性损害。”

  这意味着现在的关税将是最终的结案,并且将延续至少5年。美国际贸易委员会将于7月27日公布裁决报告。美商务部(DOC)将于8月3日发布反倾销和反补贴税令。

  对此,中国商务部贸易救济调查局负责人7月16日发表谈话表示,该案一直受到中国政府和轮胎产业的高度关注。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罔顾客观事实,在美国内轮胎产业经营状况良好的情况下,做出肯定性的损害裁决,严重损害中国涉案企业的出口利益。

  这是继2009年9月11日—2012年9月26日美国对中国乘用车和轻型卡车轮胎实施惩罚性关税(美对华轮胎特保案)之后,美国再次针对中国轮胎实施贸易保护。

  2014年6月3日,美国钢铁工人联合会向美商务部提交申请,要求对华乘用车和轻卡轮胎启动反倾销反补贴调查。美国当地时间7月15日,美国商务部宣布正式对进口自中国的乘用车和轻卡轮胎发起“双反”调查。

  今年6月12日,美国商务部公布“双反”调查终裁结果,80多家中国涉案企业会被征收14.35%—87.99%的反倾 销税和20.73%—100.77%的反补贴税,所有税率总计从49.22%—192.76%。根据美国的相关规定,美国商务部确定了双反关税税率 后,ITC没有权利调整税率,只能表示赞成与否。

  界面新闻注意到,参加投票的6名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成员中,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的副主席迪恩·平克特、委员厄文·威廉姆 森和朗达·施密特莱因投了赞成票,也即同意对中国轮胎实施制裁。而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主席米尔狄斯·布劳德本特、委员戴维·约翰森以及思考特·基夫三位投 了反对制裁的票。

  进一步的信息显示,三位支持制裁中国轮胎的委员是民主党派,这也就不难解释他们三人为何赞成制裁中国轮胎业了。

  资料显示,自从1930年代以来,工会成为民主党最重要的联盟之一。工会提供了大量的资金以及投票支持民主党的劳工。虽 然美国工会在私营经济部分里的成员数量于过去五十年内已从35%下降至个位数,但它在一些工业州仍具有一定影响力。在本世纪,工会仍然相当重要,既包括政 府雇员的工会例如教师和警察,也包括一些服务业的工会如饭店业和安保业。

  这些传统的产业工会通常更支持贸易保护主义、集体谈判以及健康保险制度。中国轮胎在美惹上的贸易保护主义制裁,正是美国钢铁工人联合会提出的。

  无疑,这一裁决将对中国轮胎企业造成重大负面影响。

  数据显示,80多家“中弹”的中国轮胎企业,赛伦集团被“双反”的最终税率最低,为49.22%,大部分企业的最终税率为60.17%,民企山东永盛橡胶集团有限公司的税率最高,为192.76%。

  “对永盛来说,美国大门基本关闭了。”卓创资讯轮胎分析师郭娟对界面新闻记者说,山东永盛出口美国的轮胎产量占其出口量的30%之多,如果再支付相当于产品价格两倍的关税,基本就不具备竞争力了。

  此次裁决对于中国国有轮胎企业的打击更加大。

  针对中国国有轮胎企业,被裁定的“双反”税率比其他企业高出一倍。数据显示,风神、双钱、中策、贵州轮胎进出口有限公司等十几家国企的税率都高达122.86%。这意味着今后这些企业进入美国市场必须要支付相当于产品价格1倍多的关税,市场价格竞争路大减。

  今年6月,贵州轮胎进出口有限公司、双钱集团等6家国有企业被美国拒绝给予反倾销分别税率,一些分析认为“国企”的帽子让这些企业被罚得更重。

  中国商务部贸易救济调查局负责人7月16日认为这是不公正和歧视性做法,给中国涉案企业计算出高额的倾销和补贴幅度。

  市场负面影响已经显现了出来。

  在2009年美对华轮胎“特保案”之前,美国市场比重占中国轮胎出口市场的1/3,中国轮胎占美国市场的17%。“特保 案”之后,输美轮胎份额虽然降低,但美国仍是许多中国轮胎出口的第一大市场。而自2014年6月开始的美对华轮胎的“双反”案,使得今年前5个月中国轮胎 对美出口量降低了四成。

  贸易保护主义还具有“传染性”。 美国的“示范”,也引起中国轮胎业其他出口市场的恐慌和效仿。

  今年7月6日,南非轮胎厂商召开商讨会,谴责泛滥的廉价进口轮胎产品,特别是来自中国的产品,并期望在今年9月之前向南非国际贸易管理委员会提交对中国轮胎的反倾销调查申请。

  中国商务部贸易救济局局副局长刘丹阳针对该案指出,自加入世贸组织以来,中国已连续14年成为全球反倾销调查、连续9年 成为全球反补贴调查的首要目标国。就轮胎行业来讲,近几年,美国、埃及、巴西、阿根廷和欧亚经济委员会等国家和地区先后对中国乘用车轮胎、卡车轮胎和非公 路用轮胎等产品采取贸易救济措施,严重影响了相关企业和产品的国外市场开拓。

  但中国企业不想坐以待毙。

  自2014年6月3日美国钢铁工人联合会一纸“上达”美国商务部的那一刻起,中国企业就做好了两手准备。卓创资讯轮胎分析师郭娟对界面新闻记者说:“中国企业首先在海关关闭之前做输美的最后突击,同时将出口轮胎集中转移至东南亚和中东等新兴市场。”

  相关报道显示,赛轮股份已于2012年投资设立越南分厂。针对此次“双反”调查,对输美订单转移至越南工厂生产。赛伦股 份还积极开拓美国以外的海外市场,于2014年收购了KRT公司和国马公司,这两家公司均为海外知名的轮胎经销商,其中KRT的销售网络主要在欧洲,国马 公司的销售网络主要面向加拿大、美国、南美、欧洲等国家和地区。

  此外,中国其他一些轮胎企业已在泰国和印尼、俄罗斯等国家投产了生产线。

  郭娟说,虽然中国轮胎企业用海外设厂和贸易转移作应对,但由于美国短期内仍是中国轮胎重要出口市场,庞大的需求量一时之间是其他国际市场无法填补的,所以“双反”案对中国轮胎企业来说是场灾难。

  郭娟认为,美国市场设卡后,欧洲市场成为中国轮胎出口企业的重要争夺市场。

  但她说:“低价竞争依然是国内企业的手段,可观利润将难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