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过康有为给刘海粟题的匾:存天阁

  

他的美术馆和炎黄艺术馆相比非常鲜明,磅礴的气象,旺盛的生命力,恢弘的气韵、丰富的学养和高度的自信,很明显体现了会通中西的精神。他的美术网络和艺术教育,确实开拓了现代美术教育,又开拓了中国绘画的新领域。这种划时代的人物确实无愧于艺术大师的称呼,刘海粟和徐悲鸿等其他堪称为大师的人一样。前几天写了一篇文章,现在有一种现象,特别是我们传媒,喜欢把现在正在发展的中年画家称之为大师,可能会造成不良的影响。

我们认真看看真正堪称为大师的艺术,这对传媒工作者很有必要,不要弄混,正在发展中的艺术家会有很多优点。但是他们还不是大师,如果把他们说成大师,大师就满天飞,就不成之为大师了,这是我的第一点感想。

第二点,刘海粟先生说自己是艺术叛徒,我觉得不是,他不是艺术叛徒。通过他办美术教育,通过他的创造、艺术活动,在20世纪里充分发挥了中国艺术家对社会、民众应该承担的责任,而且他注意继承优良传统。从中国方面像石涛、徐渭的等等,他是有选择的,他吸收传统优秀的而且加以发扬。在这个基础上进行开拓、发展,发展东方固有的根基,但不是闭塞、保守。他在研究西方艺术韵奥基础上致力于弘扬中国艺术。因此艺术叛徒只是一种说法,是对封建礼教,对保守死亡艺术观念的背叛,这点是非常鲜明的。

另外,这个展览提供了21世纪发展中国艺术思考的思路。我看过康有为给刘海粟题的匾:存天阁。其实刘海粟和徐悲鸿都是康有为的学生,也都在不同程度上受到了康有为的影响,刘海粟自己写的书里也都谈到过。但是21世纪中国特殊的历史环境需要振兴、发展的条件下,他们对西方艺术的吸取走了两条不同的路子。徐先生在去法国之前,有的作品还是按照康有为的主张学了一些,受到当年的影响。之后更多是学古典写实的作品,像陈独秀主张的西方写实主义。刘海粟偏重文人画,抒发感情。不同的路子使他们对中国艺术发展都作出了很多贡献,这很值得我们进一步研究,他们这里面有没有共性,其实有,都重视写生,都反对晚清时把临摹当成最重要的东西。在21世纪,我们国家经济迅速发展国力逐渐壮大,世界影响越来越大的情况下,我们发展当下的艺术确实可以有不同的艺术路径,也完全可能在多元化的情况下都取得成绩。但有一个前提,就是要重视理论。

我读研究生的时候,在中国美术馆听了一次报告。他讲六法,他31年写了一本书叫《中国绘画六法论》。深入重视、理解,才使他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为开拓中国画新领域找到了道路。文献展和作品展放在一起很好,能帮我们进一步了解刘海粟波澜壮阔的一生艺术的发展变化。刘海粟先生的画为什么市场价格上不去?画的市场价格并不等同于画的艺术价值,有各种复杂的原因。比如造假的太多,也会造成投资人的畏缩。20世纪成为历史了,收藏20世纪大师的作品,无论是国家博物馆还是私人收藏,都应该收藏。但现在市场流通活跃的情况下存在很多问题,这个问题就是鉴定。为此国家文物局重新调整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的时候,就成立了现代艺术鉴定组。

有一种现象,鱼龙混杂、真假参半,把假的看成真的,把真的看成假的。这个展览对促进市场发展,有很重要的作用。至于刘海粟的画价跟其他大师有差别,举一个例子,某位收藏家或者是炒作者,买了一批石涛,他希望得到增值,一下子不买,一下子大量卖,然后都炒作着做,我们不求炒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