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因为中国画是一个古老的画种

  

  以人品艺品确立自己在中国美术界的崇高威望,身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的靳尚谊无疑令很多艺术家仰望。但昨日,在靳尚谊艺术回顾展开幕式前后记者见缝插针的采访中,他的坦率平和更令人感动。他说,他要尽力给记者提供丰富的材料,让记者知道真实的情况,这样才能有正确的反映。
  “艺术市场的热不是很正常”

  近两年里,中国的艺术品市场堪称炙手可热,各种拍卖记录一破再破。对此,靳尚谊指出:“艺术市场的热不是很正常。严格地讲,中国的艺术市场现在还没有形成。”他解释:市场的概念是有一定标准的,首先必须有一个较广泛的收藏群体,另外,价位应比较稳定而切合实际。中国目前的收藏群体绝对数目虽然还可以,但在整个国民队伍中只占很小的比例。法国十九世纪末的时候,形成了一个中产阶级的庞大阶层,这样,画廊、艺术市场才渐渐形成。而中国的收藏界不是这样逐渐形成的,“是突然形成的。相当多的人是出于投资需要,就像房地产投资一样,现在转向艺术品的投资。”

  中国最早的画廊是靳尚谊上世纪80年代中期在中央美院办起来的,令他叹息的是画廊生存的艰难。他说还有一种现象跟西方不一样,就是“西方的一级市场是画廊,二级市场才是拍卖行。而我们却倒过来了,拍卖行越办越火,画廊却始终不行,步履维艰。”

  “画家应该多画普通人”

  江苏省美术馆门口,巨幅的《青年歌手》油画肖像格外引人注目。这幅留下了著名歌唱家彭丽媛青春形象的画作无疑是受关注度最高的作品之一。当年彭丽媛不过是一名普通的大二学生,靳尚谊为何会想到去画她?其中有什么故事?靳尚谊的回答却令人“失望”:完全是一次偶然,“当年她的老师是我的邻居,说介绍几个班上的学生给我当模特,于是就介绍了三个音乐学院的学生过来。”他要强调的是:画家画什么人都不重要,画家不是非要画名人,而应该画普通人。

  与一般的油画肖像不同,《青年歌手》用了北宋山水画家范宽的《雪景寒林》做背景,在真实传神的西画笔触中又透露出中国传统的意象与韵味。对此,靳尚谊饶有兴味地回忆了当初的创作:《青年歌手》作于1984年,那时范宽的画刚刚被挖掘出来,他发现北宋的山水画非常重要。他始终有个想法,就是把中国画的艺术形式和西画的表现手段结合起来,探索“在油画里怎么体现中国画的韵味”。《青年歌手》就是这样一幅具有代表性的探索之作。

  “中国画不会走向穷途末路”

  采访中,他一再强调了对中国画的酷爱:你看南方阴天潮湿的气氛,用水墨会表现得非常好,所以中国出现水墨画是有道理的。

  问他对于江苏出现的“中国画穷途末路论”的看法,他笑道:对于理论不要太认真。艺术上不存在先进、落后之分。“任何时代、任何画种、任何风格都有好的、不好的。有个时期提倡现代风格、排斥传统风格,那是一种革命措施,是口号。中国画现在议论多,是因为中国画是一个古老的画种,有很深厚的传统,由于中国的社会变化太快,有些急躁情绪就会变成一些理论出来。而我们每个人,都只要扎扎实实、根据各人的兴趣、爱好、知识储备做学问,不要号召去做什么,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