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万件藏品何时走出故宫

  

  故宫的藏品、专家队伍、研究水平均是世界一流的,而大多数展厅的陈列条件就等而下之了。影响故宫陈列水平的关键因素是古建筑不适宜做大规模展陈

  台湾著名学者李敖有句名言:“北京故宫有宫无宝,台北故宫有宝无宫。”然而当他实地踏访北京故宫之后却坦诚告白:我对以前对故宫的评论,表示忏悔。他说,“北京的故宫是真的。”

  与他相比,普通的观者并不能有此“眼福”——随着文物热、收藏热日渐升温,人们对“藏品丰富的故宫”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期待。可偌大的故宫,常年仅摆放屈指可数的几千件藏品,真正具有代表性的国宝难得一见。

  “不是故宫不愿意把好东西拿出来展示,而是故宫的古建筑特点,决定了不可能大规模展出藏品。”著名书画鉴定专家、故宫博物院科研处主任余辉告诉《瞭望新闻周刊》。

  在故宫南三所——清朝皇子们学习的地方,一处显得狭小简陋的办公室里,余辉对记者说,故宫要跻身世界一流博物馆的行列,必须冲破文物“展出难、展出少”这一关。观众任何时候来,都能够接触各类文物展品上万件,能够享受丰富、细致的电子服务,不同层次的文物需求都能得到满足。

  据悉,故宫正在与有关方面磋商,期望在故宫附近建设一个世界一流的大型文物展馆,以破解古建筑展陈困难的难题。

  故宫古建不适宜大规模布展

  在故宫工作了16个年头的余辉,最近刚从古书画部主任的位置上调任科研处主任。古书画部负责收藏、保管、研究故宫14万余件历代书画,其中包括《清明上河图》等“国宝级”书画约万余件。在现有条件下,每年只能向观众展示300件左右。

  “是否有太珍惜‘国宝’,不愿展出的因素呢?”记者提出了许多观众关心的一个问题。余辉表示,这当然是必须考虑的一个部分,“文物都是不可再生的有机物,每一次展出对文物都必然要有或多或少的无形支出,或古人称‘折寿’。一般纸的寿命是1000年,绢的寿命是800年。如果说《清明上河图》市值约2亿人民币,如果说其寿命即可开卷次数在1000次左右,每次开卷的无形支出约为20万元。” 接受《瞭望新闻周刊》采访的前故宫博物院副院长朱诚如介绍说,故宫是当今世界上藏品最为丰富的国家博物馆之一,拥有150万件馆藏文物,约占全国文物系统馆藏总数的1/10,其中一级文物约占全国的1/6。堪称中国历代文化艺术的最大宝库。

  故宫在很长的历史时期里可能更多地承担了“文物保险箱”的角色。故宫博物院院长郑欣淼表示,由于历史的原因和诸多条件限制,社会公众对藏在这个“保险箱”里国宝的历史文化信息所知有限,总有一些遗憾和误解。随着时代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博物馆要在当好“保险箱”的基础上,转换观念,与时俱进。

  朱诚如说,故宫作为明清两代24位皇帝的宫殿,绵延了491年,紫禁城内的9999间房屋,构成当今世界上最大的古代宫殿建筑群,同样也是需要精心保护的“不可移动的国家文物”;而文物展出要求恒温恒湿,古建筑内不可能安装空调,且面积狭小等,诸如此类的问题,决定了不可能在故宫里举办大规模的文物展览。

  他透露说,近年来,故宫与有关方面多次就此问题展开磋商,也提出了许多方案,比如在东华门建地下展厅、在故宫附近建设地面展厅等等,均因条件限制而搁浅。不得已的情况下在午门做了一个四面玻璃的现代化展厅,也就2000平方米,远远不能满足需要。朱诚如还特别指出,历经上百年甚至几千年流传下来的故宫藏品,其保管、保存、展示、陈列等,每个环节都需要十二分的精心,稍有疏忽都有可能造成文物损伤,损失无法弥补。

  故宫博物院古器物部副主任、陶瓷鉴定专家吕成龙告诉《瞭望新闻周刊》,作为管理35万件陶瓷的部门负责人,他始终感到“如履薄冰”,责任重大。古器物部把“防止文物损伤”作为工作重心,每月第一周都要召集各文物库的“库头”强调文物安全。就连如何取放文物这样的细节,也需要专门培训,每有新人进门,第一节必修课就是这个。

  吕成龙告诉记者,举办展览并非“手到擒来”那么简单,目前正在筹办的一个展示400多件陶瓷展品的大型展览,已经花了一年多时间,从编写大纲、请专家论证到展柜的设计、挑选展品等,每个环节都得亲力亲为。

  很多人都提到巴黎卢浮宫常年展陈着大量的精品文物。余辉说,卢浮宫与故宫最大的区别在于它是石材建筑,且建筑特点是连贯的通廊,通电没问题,也便于观众形成整体的观感、美感,创造出很好的陈列氛围。而故宫的房间是一一分割开的,光线幽暗,难以形成大规模展览最起码应具备的陈列氛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