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难以应对美术馆的分级评估

  

  全国美术类的名人馆不计其数,分布在各地,它们或地处风景名胜之间,或偏居于城乡一隅,或蛰伏于市井闹市之中,如同散落的珍珠,有的熠熠生辉,有的沉默黯淡。

  名人馆主们的历史故事广为流传,传奇曲折,他(她)们的艺术成就各具特色,精彩纷呈,他(她)们集合在一起,就是中国美术史链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20世纪八、九十年代,伴随着改革开放,在政府支持、书画名家及其家属捐赠基础上形成的名人馆在全国各地如雨后春笋,为开展20世纪中国美术个案研究提供了现实的基础。仅以浙江嘉兴市为例,就先后涌现了丰子恺纪念馆、张宗祥书画院、君匋艺术院、钱君匋艺术馆、陆维钊书画院、李叔同纪念馆、吴一峰艺术馆等诸多规模大小不一的名人馆。经过多年的发展,名人馆已成为我们民族文化传承、发展和传播体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同时,也成为地方精神文明建设、地域文化挖掘与积累、艺术传播以及繁荣市民文化生活的重要所在。

  美术报采访了在全国范围内具有一定代表性的数十家名人馆,了解到目前名人馆的生存现状和发展瓶颈,以此来探讨名人馆如何发挥名人效应作用,在地方上如何与省市美术馆形成矩阵和互补,如何更好地开展公共教育服务,找到一条符合自身定位的破圈发展之路。

也难以应对美术馆的分级评估

吴作人 云雨寒林(小兴安岭) 29×20cm 油画 1961年 吴作人艺术馆馆藏

  生存现状:实力低估 供血不足

  在全国范围内,吴昌硕、齐白石、傅抱石、李可染、潘天寿、赖少其、郭味蕖、庞薰琹这些具有一定影响力的书画名家,都有地方政府部门为其建起专门的艺术馆,以展示其艺术成就,弘扬艺术风范。江苏、浙江、山东、广东等省份的书画家纪念馆更是数量众多,比如浙江的浦江县,就建有吴茀之纪念馆、张书旂纪念馆、方增先碑刻院、山明美术院等多个艺术家纪念馆。

  名人馆包括公立、民营,以及民办公助等多种形式,它们所属的主管部门各不相同,因此,所承担的责任和对外展现给公众的形式内容也不尽相同。它有别于一般的展览馆、美术馆,一般坐落于名人故乡或长期生活居住过的地方,对地方的重要性和意义不言而喻。名人馆至少在两个方面很有特点,一是对名家个案的研究,二是对地域文化艺术及公共文化服务的推动作用。

  名人馆建立之初的定位,决定了之后的所有作为。初心是什么?是建立一个公益艺术机构,还是商业机构?亦或是个人的功绩堂?

  今天中国名人馆多如牛毛,方兴未艾,但是在“名人馆”这块金字招牌背后,各种类型、各种商业模式可谓五花八门,也存在着各种各样的问题。

也难以应对美术馆的分级评估

陆维钊 周总理诗 182×49cm 书法 1979年 陆维钊书画院藏

  被低估的典藏“软实力”

  为艺术名家建馆,不仅体现了一个地方对艺术的尊重、对文化的姿态,对地方政府而言,艺术名家是一个地方的文化符号、品牌及资源,具有难以估量的社会价值。应当妥善整理和挖掘,并充分利用好这些文化资源,提升地方的文化“软实力”,事实上却往往容易被忽视,名人馆自身的良性循环与发展更是有待改善。

由于名人家属捐赠时普遍签订了捐赠协议,对名人馆归属有约定,比如有归属市政府、市政协、文旅局、文联甚至于景区管理委员会等等类别,归属不同带来了不同的现实困扰。

  名人馆多以家属捐赠作品的方式存在,因此馆内都有该馆主丰厚的艺术品、收藏品。如由合肥市委市政府投资兴建、隶属于合肥市文化和旅游局的赖少其艺术馆,收藏了赖少其夫人曾菲女士捐赠的300件种类齐全的赖少其书画作品和大量的文献史料,以及社会各界人士捐赠的赖少其书画作品。

  同样由政府投资建设的苏州吴作人艺术馆,藏有吴作人首批捐赠给家乡苏州的作品90幅、吴作人夫人萧淑芳女士的作品10幅,及吴作人祖父和兄姐的作品等共计110幅,包含油画18幅、中国画17幅、书法15幅、速写水彩40幅,体现了吴氏艺术世家的风采。

  合肥亚明艺术馆现有馆藏作品主要包括两部分:第一,亚明先生的210幅作品,其中包括建馆之初,合肥市人民政府捐赠的110幅亚明作品,和亚明先生的公子叶宁在后来捐赠的亚明书画作品72幅以及馆方历年来按照规定条件收藏的亚明作品20余幅;第二,通过举办展览时,所收藏的部分当代书法、美术作品。当代艺术作品的收藏还不成体系,仍等待进一步的谋划和实现。

  平湖陆维钊书画院内藏有陆维钊生前收藏的各类拓片1204件(套),为研究其书法教学理念提供了第一手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