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废品堆里捡回国家的孙学海

  

  当今,古玩市场异常火爆,瓷器、字画、青铜器等传统艺术品的价位打着滚的往上蹿,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珍贵文物从海外回流的现象。佳士得在香港举行的今年春季拍卖会上,私人买家以4090多万元投得明永乐年“清花内外底龙珠纹棱口洗”,比底价1000万元高出4倍多;在北京,傅抱石的一件八开八张册页山水,去年在拍卖会上以2400万元人民币成交。近年来一些有钱人到拍卖会竞投艺术珍品,蔚然成风,花百八十万买件艺术品把玩,业已不是什么新闻。

  当我们看到这些珍贵的艺术品如此受到人们珍爱的时候,不能不提到一位年事已高的老先生为保护这些珍贵艺术品所做的努力,他就是全国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著名文物鉴定家学海先生。他在那场“文化大革命”中,为抢救被当作“四旧”(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毁坏的瓷器、图书、字画、青铜器等珍贵文物,付出了大量心血。

  ■破“四旧”人人自危,深更半夜偷偷自焚珍贵的古旧图书字画

  在1966年夏初开始的那场“文化大革命”中,一时间,破资产阶级“四旧”的风暴席卷整个京城。北京是世界著名的历史文化名城,有着3000多年的建城史、800多年的帝都史,文化遗产极其丰厚。“文化大革命”给京城文物造成的巨大损失,难以用数字计算。那时,“砸烂旧世界”,“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口号响彻全国!可谓人人自危,一些家里藏有珍贵图书、字画、瓷器等老古董的居民,终日诚惶诚恐,时刻怕红卫兵抄家游斗带来灭顶之灾,许多人在深更半夜偷偷自焚古旧图书、字画等珍贵传统艺术品。自1966年8月23日红卫兵从国子监孔庙焚烧戏装开始,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京城就有11万多户居民被抄家,粗略统计,仅抄走古旧图书达235万多册,瓷器、字画、古典家具三项近400万件。仅西城区一个福绥境街道,就有1061户居民被抄家,抄走的图书字画被焚烧了整整八天八夜。在那场彻底“砸烂旧市委”的“战斗”中,北京市委、市政府不得不把收藏的许多名家字画,明清瓷器,也扫进“四旧”的垃圾堆。学海,这位珍惜文物如同生命的老文物工作者,当他看到被抄家的大量珍贵文物如此被糟蹋时,真是痛心疾首,可又无可奈何。

  一天,孙先生在抢救那些被当作废品的文物中,吃惊地发现傅抱石先生用两张丈二匹宣纸创作的山水画精品,孙先生十分了解这幅画的艺术价值,他回忆说:“傅抱石先生是国内外著名的大画家,人们所熟悉的人大会堂那幅《江山如此多娇》,就是他和关山月先生合作创作的。像这么巨幅的绘画精品,在傅抱石先生的作品中实属罕见。当我一眼看到这件绘画时,好像是发现了国宝,兴奋极了。”当时,孙先生情不自禁地连声叫绝。可是,在当时那种情况下,他唯一能做到的就是想办法将它妥善收好,以免损坏。
  在解放前那一段时间,孙先生通过耳濡目染,偷偷地观察,悄悄记录,对文物古董知识只学到了一些皮毛。公私合营前,有一段时间他同耿宝昌先生(我国当代著名陶瓷鉴定家)一起到山西省收购古陶瓷等东西一年。这一年东奔西跑的收购活动,令他大开眼界,学到了不少鉴别古董的真知识。

中医治疗高血压获取重大成果

  古董这玩意儿,件件都有它深厚的文化内涵,都有它自身的许多故事,光听、光看是不成的,必须得亲自买和卖。只有通过买卖,才能深刻地感受到它的历史意义、文化艺术和商品价值。收购和出售这些老古董,是掌握鉴别真假知识的最好课堂。孙先生同耿先生两人去山西收购古董一年,开始的时候,看东西眼睛还不够瓷实,经过收购假货或者真货以后,不断总结经验教训,后来再看东西时,眼睛也就瓷实了。这段时间受益匪浅。

  1956年公私合营后,孙学海被分配在当时的前门区特艺公司上班。1960年,北京成立了文物经销兼收购的北京市文物商店,他又被调到文物商店业务科上班,主要任务是收购文物和审查文物价格。当时全店有30多业务尖子,经常到外埠收购文物。他这段时间进一步熟悉了文物的历史价值、艺术价值、经济价值。收购古董需要多方面的专家,所以,参加到本市和外埠收购古董的,除了孙先生,还有陶瓷专家耿朝珍,书画鉴赏家靳伯声,青铜器专家乔有声、王鲁,碑帖专家张彦生等。收回来的好东西,通常是先给故宫和历史博物馆挑选,然后再给北京市,价钱嘛,在原收购价的基础上再加30%的手续费。

  ■到废品收购站、炼铜厂抢救国宝